讨厌听老人说教画大饼,因为我们没有梦想去追寻更好的自己

2020-08-05 浏览量:362

前阵子一位邻居阿姨带着小孩来找我,她的小孩即将在今年毕业,对于职涯感到非常茫然,就是那种还不知道自己要做什幺、很典型的年轻人。

为了不浪费彼此的时间,我见面后很直接的问了他最关键的问题:「你三年后想在哪里?做什幺?有一个清楚的画面吗?」

他沈默了一阵子后回答:「我不知道,就找份工作先做吧。」

老实讲,我对这个答案一点都不意外,我已经听过太多这样的答案,而且这件事不只从即将毕业的年轻人口中说出,也从许多出社会已经两三年的朋友口中吐出,而且经常是皱着眉、垮着脸的吐出。

我们一定都经历过这件事,在上班的路上买了便利商店39元早餐组合,心里有点得意的想着今天又省了一点钱,可以拿来规划未来的时候,在电视或是电脑上看到的却是「实质薪资倒退XX年」,「台北房价所得比高居世界第一」之类的负面新闻。

这些新闻就像公司附近的廉价便当店一样,吓坏了我们这些年轻人,于是我们心想:「好像真的再怎幺努力也敌不过这个被上一代搞坏的环境,不如中午稍微吃好一点追求一下小确幸吧。」

因为如此,我们也开始对很多励志的文章反感,脸书上好文章的按讚数总是不敌美食或是美女的照片。所有长辈提出的建言我们都嗤之以鼻。「你们这些搞出版的、搞音乐的、做主持的老人哪真的懂我们年轻人?」是我们心中共同的想法。

我们接收资讯也开始变得很选择性,只要提到「开放、政治、中国、商业、没耐性、不努力、无热情⋯」等关键字,就可以让我们忽略掉其它有价值的部分,马上跳出页面或是关掉电视,甚者还会对作者或是讲者讪笑一番。

的确,在这幺沈重的环境下,谈「梦想」两个字对年轻人真的好奢侈。

讨厌听老人说教画大饼,因为我们没有梦想去追寻更好的自己

其实梦想这两个字并不是一个单一的词,它是两个词的结合,先做「梦」,再「想」方法去达成。

我在唸书时,也就是台湾啤酒就可以让我不省人事的时候,就帮自己的人生立下了好多梦想。有很物质的,例如说买一台宾士(这看起来有点肤浅,但别骗了,会有男生讨厌德国车吗?);有很梦幻的,例如说在波士顿最着名的芬威球场看一场红袜队的比赛;也有听起来很荒谬的,例如50岁的时候还可以像乔治克隆尼一样帅。

我每多长几岁,每多看了一些东西后,我的梦想清单又会变多。最新的梦想是在看完电影《梦飨米其林》后,就想去电影里所介绍位于芝加哥的米其林三星餐厅「段落符号」(Alinea)吃上一顿饭。

先有了梦之后,我就会去想方法来达成。

想要买一台宾士,就上网去查一下价格,问一下开宾士车的长辈养宾士大概要花多少钱。知道宾士的价格很贵之后,在选择工作时就选择最有挑战但相对报酬也丰富的业务工作。

想要去波士顿看球,就要把自己的英文给练好,所以开始结交一些英文也不错的朋友,刚好认识以前在波士顿念过书的人,就会问一下除了看球之外我还可以去哪里走走?然后慢慢计划波士顿之旅。

想要50岁还跟乔治克隆尼一样,就开始搜寻医美诊所(误)。身体髮肤受之父母,不要随便动刀比较好。既然没有办法像他一样帅,那至少要维持住身材,以及学习他穿衣服的品味。所以开始努力运动,开始学着如何把西装穿得好看。

因为开始运动就衍生出了其它梦想,例如说跑完一场全程的马拉松;而真的跑完之后就开始想着要飞去东京或是纽约,跑场全程的马拉松。

……于是梦想就会不断地冒出来,不断地交织,也会不断的被实现。当然中间一定有很多挫折,但是因为有了之前的成功经验,你会很有自信地知道自己一定做得到,然后继续坚持。突然间发现,那些长辈说年轻人所缺少的耐心、毅力、热情,你全都有了。

而这些结果,全都源自于梦想。

所有的长辈都搞错了,连我们自己可能也都搞错方向了,我们现在正在努力的进修、念书、听演讲、考証照、急欲培养的硬实力软实力跟很多的努力,可能都无法解决现实的一切。解决这一切的答案藏在如何跳脱填鸭式教育从小给我们的框架,先不考虑太多技术性的问题,从拥有一个「梦」开始。

去观察那些比较不一样的人或是所谓的成功人士,会发现他们跟我们最大的不同,往往就是他们会先有一个很清楚的「梦」,接着他们做的就只是逐步去实现而已。人因梦想而伟大,世界因梦想而进步,不要让世界的进步停止在我们这个世代。

讨厌听老人说教画大饼,因为我们没有梦想去追寻更好的自己 Photo Credit:Dana VossCC BY 2.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