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对华发动贸易战的真正原因

2020-07-30 浏览量:930
美对华发动贸易战的真正原因

    美对华发动贸易战的真正原因

    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今年农曆年初一,不遵从以往惯例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出新年贺电,此举触发全球猜测中美关係恶化是否已趋表面化?议论纷纷之际,特朗普突然在年十一补发贺电,并强调“为了中美两国的利益,美国期望与中国共同推动惠及两国的建设性中美关係”,前述紧张的气氛随即鬆一口气。

    两天后,特朗普首次与习近平在电话中相互问好,期间特朗普重新承诺美国将一如以往严守“一个中国”的政策。对此,各方均认为在特朗普任职美国总统期间,中美两国终于有望维持一个和谐和良好的关係。

    不幸的是,这可能是一个不容易落实的期望。特朗普在前述时间,可能正被美国法院推翻他对伊斯兰七国的行政指令一事分了神。另一方面,他又为了各名新内阁成员如何通过美国国会任命的事分散注意力。故此,他可能没有充足的时间和準备,与中国讨论有关贸易的事宜。

    对华徵收惩罚性关税

    但情况终于渐露端倪。美国商务部在今年二月初公布将对中国的不鏽钢产品徵收63.86-190.71%的惩罚性关税。该部门在同月七日发放相关数据,显示美国一六年贸易逆差总额升0.4%至5,023亿(美元,下同),佔美国GDP2.7%。虽然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减201亿,美国输往中国的货品总值仅1,160亿,但从中国输入的货品却达4,630亿。以此计算,贸易逆差仍高达3,470亿,几乎佔美国贸易逆差总额70%,更远比日本(690亿)、德国(650亿)和墨西哥(630亿)的贸易逆差为高。这些数字可能成为特朗普考虑在贸易方面採取保护主义的藉口,特别是以针对中国为主要对象。贸易战一旦爆发,美国将採取怎样的行动和措施?

    在德意志银行举办的一七年环球经济投资讲座中,专家相信美国将採取措施针对贸易逆差较高的领域,例如电脑、电子产品、汽车和相关零件等,因与这些有关的贸易逆差总和超过2,000亿,贸易逆差总和超过1,000亿的纺织品和机器亦有可能涵盖在内。美国亦可能选择首先保护被中国入口“伤害”了的工业,如纺织、服饰和布革製品等。美国的相应策略可能是转向其他同盟国家,容许藉着这些国家的输入,帮助提升它们的经济,同时拉近和巩固相互同盟关係。这亦符合特朗普意图将製造业重新带返美国的意愿。事实上,关税一旦提高,中国入口物品的价格势必被逼提高至某一水平。从经济角度看,美国公司在美国製造同样产品更为化算,特别是如果特朗普对这些公司提供税务优惠。

    贸易战480万人失业

    贸易战的发生,需两方面才能成事。对此,中国又会在哪些领域採取报复行动?德意志银行专家估计中国将选择可能对美国出口做成较大“伤害”的工业为对象,如电动机器(输入中国总值达198亿)、飞机(176亿)、机械设备(159亿)、种籽/新鲜生果(130亿)、纸浆(39亿)等。若上述估计属实,最后两项产品或对美国引发另一头痛问题,原因在于两者目前分别佔美国在这些产品的出口总量47%和39.1%,美国在短期内成功寻找可取代中国市场的国家并不容易。

    根据摩根士丹利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邢自强提供数据显示,若特朗普真的向中国出口产品加徵45%关税,中国实际GDP增长将减1.4%。中国的报复措施将导致产量大幅减少,继而引致失业率提升,以及严重破坏亚洲的生产线。根据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指出,以中国和墨西哥目前共约佔美国贸易总额四分之一推论,贸易战一旦全面发生,美国国内私人企业职位将减480万。

    贸保促美国企业回流

    除贸易逆差,特朗普也经常强调为美国国民提供职位。在特朗普的着作《跛脚的美国——如何令美国重新伟大?》一书中,形容中国为美国的敌人,指控中国不断暗中破坏/削弱美国製造业、进行商业间谍活动,以及抢掠美国职位。基于这些指控,NatWest Markets首席大中华经济学家胡志鹏认为,“特朗普最终的目标是为美国製造业重新增加职位,为了这个原故,他可能觉得採取贸易保护措施,是鼓励企业从海外迁移生产线重回美国国土的最快捷和有效的办法。”

    特朗普的想法是否正确?今年二月一日刊登在《金融时报》一篇题为“强硬的贸易谈判并不会把职位带回来”一文中提到,五十年代初期,製造业界内有1,300万个职位,3,000万个非製造业职位,故与製造业界有关的职位共佔美国就业率总数30%。一六年底,与製造业界有关职位只佔就业率总数8%,约1,200万个职位,非製造业职位则有约1.33亿个。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製造业的产量并没有停滞不前,产量提升640%,这产量与职位数目不对称的解释在于——职位虽然减少,但在过去六七十年间,自动化突飞猛进和科研的长足进展,大大提升了生产力。

    指控中国货币操控国

    至于贸易逆差和职位的关係,《金融时报》指出一项由美国麻省理工学院Daron Acemoglu所做的精细分析显示,纯粹因为与中国贸易的关係,直接导致美国职位流失的数目只约佔这十二年间(1999-2011年)製造业职位流失总数的10%。显而易见,中国虽然对美国製造业职位流失有所关连,但肯定并非罪魁祸首。

    另外一点是特朗普认为人民币兑换美元的汇率一直偏低,故指控中国操控人民币汇率,并曾扬言如果有足够证据支持,便会标籤中国为“货币操控国”。自一五年七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已指人民币汇率并非偏低。在一五至一六年这两年间,中国按年的GDP增长由6.9%跌至6.7%,有报道认为中国今年的GDP增长目标将下调至6.5%。由此观之,人民币汇率这两年的下调合乎情理。其次,若中国利用弱人民币政策助长出口,为甚幺要在这两年间动用1万亿外汇储备来支持人民币汇价?

    对建立已久权力威吓

    据中国海关总署公布最新的贸易数据,今年二月中美贸易逆差由214亿收窄至上月的104亿。若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却非为了贸易逆差、美国职位流失和货币操控,那真正原因是甚幺,相信可能与“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概念有关。

    所谓“修昔底德陷阱”是指一崛起的权力对另一建立已久的权力构成威吓,最终无可避免地演化为战争。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在其着作有如下描述,“古希腊雅典娜权力的日渐茁壮成长,以及对斯巴达构成的威吓,最终无可避免地演化成为战争”。“修昔底德陷阱”一词实际上是由美国哈佛大学约翰甘迺迪政府学院政治学家/教授艾利森(Graham Tillett Allison)所杜撰。诚然,艾利森指的是古希腊历史中雅典娜与斯巴达的战争,但在一七年,读者们可以中国取代雅典娜(崛起的权力)、美国取代斯巴达(建立已久的权力)、以及贸易战取代明枪实弹的战争。

    拟堕入修昔底德陷阱

    二月十一日刊登在《南华早报》的一篇由北京察哈尔学院智囊团研究员邓聿文撰写的关于未来中美关係的文章,一开始便提及“修昔底德陷阱”。邓聿文在文章中指出,中国经济预测在未来十至十五年将超越美国,一旦成为全球最大经济体时,再加上它覆盖地域面积的辽阔以及人口数量的庞大,将非常快速地发展其军事和其他力量和影响力。邓聿文引述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係学院教授时殷弘提出的四个可能性作为中美关係的前景:一、中国为了避免发生冲突,作出一个历史性的退让;二、中美两国在太平洋地区平分秋色,美国认可中国在西太平洋佔了地利;三、中美两国进入冷战或半冷战形势;四、中美两国最终演变为直接冲突。

    时殷弘认为首两个可能性均是和平收场,双方都不会堕入“修昔底德陷阱”。对美国来说,第一个可能性当然是最佳选择,第二个可能性最受中国欢迎。邓聿文在前述文章的结语认为,仔细衡量目前形势,两国已过了首两个可能性的机会,是否正步向第三个可能性的开端,最终无可避免地以第四个可能性作为结局?

    箝制中国巩美国霸权

    若美国意图主宰/支配中国,它必须箝制中国经济力量,故此才有惩罚性关税的建议,以及货币操控、掠夺职位、商业间谍活动等指控。与其说是指控,不如直接承认为藉口。但若真的只是藉口,那真正的意图是甚幺?为箝制中国发展成为可以挑战美国霸权的世界超级强国?

    犹幸的是,中国在此刻仍呼吁双方要克制,保持战略定力,加强沟通,增进相互了解。诚如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本月中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的中外记者答问大会中再次强调,“中国不希望发生贸易战,贸易战不会带来贸易公平,反而双方都会受损。”更苦口婆心表示,“如果中美发生贸易战,首先受损的是外资企业,首当其冲的是美资企业。”不过,以“特朗普优先”和“美国优先”的新任美国总统,会否改变初衷、悬崖勒马?

    锺立雄暨经济研究小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