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措施才是造成「不安全」的危险因子?奥斯卡乌龙给我们的启示

2020-07-03 浏览量:412

安全措施才是造成「不安全」的危险因子?奥斯卡乌龙给我们的启示

图片来源:翻摄自电影《乐来乐爱你》

颁奖乌龙

光彩、魅力、複杂、困惑。

第八十九届奥斯卡金像奖颁奖典礼接近尾声,演员华伦.比提(Warren Beatty)和费.唐娜薇(Faye Dunaway)即将宣布当晚最后一个奖项的得奖者。华伦.比提打开红色信封,拿出卡片,看了一眼。他眨了眨眼,扬起眉毛,再往信封里搜寻,但里面已经空了。他又看了看手上的卡片。

「奥斯卡金像奖⋯⋯」他定睛看着摄影机三秒钟,然后他又摸了摸信封里面。「⋯⋯最佳影片⋯⋯」他看着唐娜薇,后者笑着责备他,「你真是不可救药!」

她以为这是老套,他在卖关子。其实不是。他又看了一眼卡片,眨眨眼,然后拿给她看,意思是:你看看这上面写的。没想到唐娜薇看到卡片后,马上宣布:「《乐来乐爱你》(La La Land)!」全场响起如雷的掌声。《乐来乐爱你》剧组人员鱼贯走上舞台,製片乔丹.霍罗威茨(Jordan Horowitz)开口致词:「感谢你们,感谢大家。感谢影艺学院。感谢你们⋯⋯」

此时,全世界只有两个人知道出错了:布莱恩.高利南(Brian Cullinan)和玛尔莎.鲁伊斯(Martha Ruiz),两人都是普华永道会计事务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 PwC)的合伙人。在奥斯卡颁奖典礼前的那个礼拜,他们负责清点票数,并将每一奖项的得奖者卡片装进信封。典礼一开始,高利南和鲁伊斯在后台待命─两人分别站在左右两侧。他们各提着一模一样的手提箱,上面印着PwC的字样和闪亮的奥斯卡标誌。每个手提箱里都有二十四个信封,一种奖项一个。

几个礼拜以前,高利南和鲁伊斯在部落格上描述典礼的安排:

如果投票出了问题,后备系统是什幺?

谨慎为上!我们有两组得奖名单信封,分装在两个手提箱─我们一人一个。典礼早上我们分别到达现场。洛杉矶的交通很难预料!典礼上,我们两个都会在后台把信封交给颁奖人。

我们还记住了每一个,奖项,每一位,得奖者。得奖者姓名并未键入电脑或手写下来,以免纸张遗失或出现安全漏洞。

典礼期间,两位会计师负责将信封交给颁奖人。就像高利南所说,「我们得确保从手提箱里拿出的是对的信封⋯⋯这虽不是什幺艰难的任务,但现场有那幺多事情同时进行,你得非常留意才行。」

就在最佳影片颁奖出错的几分钟之前,鲁伊斯把最佳女主角的信封交给李奥纳多.狄卡皮欧(Leonardo DiCaprio),后者宣布得奖者是主演《乐来乐爱你》的艾玛.史东(Emma Stone)。

接着,高利南的注意力分散了,他在推特贴了一张艾玛.史东在后台的照片,大约就在同时,把手提箱里的下一个信封交给华伦.比提。可是,那并不是最佳影片的信封,而是他那一份最佳女主角的信封,跟鲁伊斯交给李奥纳多.狄卡皮欧的是一样的。里面的卡片内容就像这样:

安全措施才是造成「不安全」的危险因子?奥斯卡乌龙给我们的启示

直到华伦.比提上了台、打开信封,他知道事情不对劲,可是他不知道该怎幺办。他把卡片拿给唐娜薇看,应该是想得到她的协助,可是她只看到《乐来乐爱你》这几个字,因此把它们大声唸出来。

等到《乐来乐爱你》製片群上台致词时,带着耳机的舞台监督来到台上的人群中,接着,两位会计师也上台,好几个红色信封被传来传去,致词进行到两分半的时候,《乐来乐爱你》製片乔丹.霍罗威茨夺回麦克风。「各位,真抱歉,不,出错了。《月光下的男孩》(Moonlight),你们赢得最佳影片⋯⋯ 我没有开玩笑。」他把正确的卡片面对摄影机:

安全措施才是造成「不安全」的危险因子?奥斯卡乌龙给我们的启示

「《月光下的男孩》,最佳影片。」

在耀眼眩目的会后派对上,有位记者发现影艺学院主席雪若.布恩.艾萨克斯(Cheryl Boone Isaacs)坐在一张白沙发上,盯着她的手机。他问她在出错的那一刻心里在想什幺。「惊骇,」她回答。

我只是想着,什幺?什幺?我望向前,看到普华永道事务所的人走上舞台,我心想,哦,不,什幺─发生什幺事?什幺,什幺,什幺?怎幺可能⋯⋯?然后我只是想,哦,我的天啊!怎幺会发生这种事?这种,事情,怎幺,会,发生。

儘管这是影艺学院和普华永道事务所极其尴尬的时刻,但没有人因为这个错误而丧生。和其他事情相比,这只是个微小的系统失灵,但它依旧让我们学到重要教训。

诚如高利南在颜面尽失之前所说的,拿卡片给颁奖人不是什幺艰难任务,但它却很有挑战性。在宣布得奖者之前,得奖名单一直保密,更增加戏剧性─和複杂性。而现场名人齐聚,再加上实况转播,则让整个典礼紧密耦合。

该系统有三大缺点。第一,信封上的奖项看不清楚,淡金色的字印在红色信封上,高利南很难发现他交给华伦.比提的是最佳女主角的信封,而不是最佳影片。而且,卡片上的奖项印在最下方,而且字体很小。得奖者(艾玛.史东)与得奖作品(《乐来乐爱你》)以同样大的字体印在中间。当华伦.比提把卡片拿给费.唐娜薇看时,她快速瞄了一眼,只看到很显眼的《乐来乐爱你》这几个字。

其次,会计师的工作比预期还要困难。后台一片混乱,就像高利南事先预期的一样,「你得非常留意才行。」有些颁奖人从鲁伊斯手中拿到信封,有些从高利南。而且现场很多事情会分散注意力─高利南一直想在推特发最新的明星照片。

可是,最值得玩味的缺点还是普华永道公司的两个手提箱系统。你可以了解箇中逻辑:每个信封準备两份,可以预防普华永道公司遭遇一些可预期的状况,像是其中一位会计师把手提箱弄丢,或是另一人塞车赶不及。可是,冗余虽是为了安全,但也会增加複杂性。那些多余的信封製造出系统发生意外作用的可能性,有更多事情需要追蹤,更多移动的部分,更多分心事物─不知不觉增加了更多失灵的方式。

查尔斯.佩罗曾经写道,「在複杂、紧耦合的系统中,安全系统是造成灾难性故障的唯一最大来源。」他指的是核能发电厂、化学工厂和飞机,不过,也可以用在奥斯卡颁奖典礼。若没有那些备份信封,奥斯卡颁奖大失误就不会发生。

【书籍资讯】
《系统失灵的陷阱》

安全措施才是造成「不安全」的危险因子?奥斯卡乌龙给我们的启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