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对德掀货币战将毁灭欧盟,FP:这正是川普目标

2020-07-30 浏览量:353
美对德掀货币战将毁灭欧盟,FP:这正是川普目标

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事务杂誌 《Foreign Policy 》2 日刊登了一则经济史学家 Harold James 的评论直指,川普拿德国对欧元的影响力开刀,目的便是想让欧盟瓦解。

阴谋论早已存在

川普在就职之后,美国新政府就一直在为经济战做準备,其酝酿的货币战争显然不只是针对中国 ,还有德国也是。新政府怀疑这些国家长期以来为了赢得全球化游戏而进行欺骗。美国贸易首席顾问 Peter Navarro 表示,欧盟以及欧元区都是德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成立的工具。经济史学者 Harold James 认为,这种对德国异常偏执的恐惧,在英美其实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思想,美国恐怕会利用政治力来强制德国改变其经济政策。

这种针对德国的阴谋论,第一个版本是在 1970 年代后期出现,当时美元过度疲软导致热钱大量涌进德国,并打乱了欧洲关税同盟内的贸易关係。当时并没有欧元的存在,所以欧洲人自己设计了 一套欧洲货币体系(EMS),这是一个基本上固定,但有调整範围的汇率制度,并重现了 1944 年的布列敦森林体系(Bretton Woods System)的大部分特徵,以作为美国总统卡特(Jimmy Carter)对美元管理不善的应变,也有人认为是现代共同货币体系的前身。

但有人怀疑,德国其实是试图通过货币连结以获得长期的贸易优势。在 1980 年代初,前英国工党政治家 Denis Healey 就认为 EMS 只是德国的工具,因为德国财政部长 Manfred Lahnstein 曾告诉他,德国希望通过限制其他货币贬值的範围以获得竞争优势。因为德国的工资通货膨胀率低于法国,也比地中海国家的税率低得多,所以一个固定的汇率将保证其出口盈余的增加,但这是以其他地区经济的牺牲为代价。所以支持者认为,无论是 EMS 还是欧元区,都将允许德国掌握欧洲经济首要地位,以取代其一个世纪前失败的军事计划。

贸易顺差太大是隐忧

其实美国政府,包含欧巴马时期,原本就一直在担忧德国过度膨胀的经常帐盈余规模,不过他们对其看法与川普有所不同,他们不担心汇率操纵,而是诟病其政策将让整个世界经济失衡。所以美国一直试图抵制这一点,2010 年在韩国首尔举行的 G20 集团领导会议上,美国就试图将各国经常帐户盈余的规模限制在国内生产总值的 4%。但德国的盈余在当时就已在绝对值上即将超过中国的规模,若换算成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将会更大。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计,德国 2017 年的贸易顺差将佔 GDP 的 8.1%,而中国其实仅有 1.6%。

所以 Navarro 对欧元的批评,就是认为货币联盟的目的其实是永久的保持德国货币真正低于它应该具有的价值。若与瑞士比较就能明白,瑞士的出口导向经济与德国相似,并且经常帐盈余也很大。但自金融危机以来,瑞士法郎对美元和欧元都有大幅升值。而为了阻止法郎上升,瑞士中央银行收购的外国资产大多是欧元区政府债券,还有像中国的例子就是买美国国库券。

德国弱点在欧债

但德国却并不相同,德国依靠的是在欧洲支付系统(TARGET2)中建立对南欧的大额索赔。到 2016 年年底,它们的总额达 7,540 亿欧元,高于 2012 年 8 月欧债危机期间的 7,510 亿欧元,以阻止欧元分崩离析。此为欧洲央行试图通过以量化宽鬆刺激成长之后,货币从南欧流出的后果。而且,量化宽鬆是来自南欧以及美国的压力而促成的。因此,事实上,德国的要求是因为系统的内在逻辑,而非德国政府或央行正试图操纵任何东西。

不过川普的控诉的确有效,因为他指出了德国政治的根本弱点,德国对南欧地区索赔比其他国家购买国债的对策更加不稳定,且不受欢迎。德国人其实不担心他们的出口太过成功,但深切关注其购买资产的质量与其经常帐盈余。在 2008 年金融危机后的欧洲债务,使德国纳税人面临一个只有在欧元崩溃时才会到期的大额帐单。

所以美国真正的行动将会针对德国国内政治,以及对梅克尔(Angela Merkel)的批评。美国新政府将会在欧元和难民政策上与德国唱反调,并干预其选举。新的美国驻欧盟大使提名人 Ted Malloch 就曾表示,欧元将会崩溃。而欧元崩溃后,欧洲便不再是美国的竞争对手。过去,美国人认为欧盟是世界稳定的支柱,但川普的愿景却可能是希望欧洲不稳定,无论在政治或经济上,最终的结果将可能迎来欧盟的毁灭。

注:Harold James 是一位经济史学家,专门从事德国历史和欧洲经济史研究,目前是普林斯顿大学伍德罗·威尔逊公共和国际事务学院的历史学教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