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魔戒》系列有几个女性角色?爱特伍奶奶说她算过,只有三

2020-06-18 浏览量:248

你知道《魔戒》系列有几个女性角色?爱特伍奶奶说她算过,只有三

「在托尔金(Tolkien)的作品中,几乎完全没有女性存在,只有两个吧,如果把蜘蛛算进去那就是三个,我就有算进去。」玛格丽特‧爱特伍(Margaret Atwood)这幺说,而这是她日前在与《继承三部曲》(The Inheritance Trilogy)新生代奇幻小说作家洁米欣(N.K. Jemisin)对谈中,意外引发爆笑与讨论的一段话……。

美国时间 11 月 7 日和 8 日,纽约举办了第一届「读书暴徒生活节」(Book Riot Live),在第一天的活动中就邀来爱特伍与洁米欣对谈「写你未知的事物」(Writing What You Don’t Know),据《卫报》报导,这场别开生面的对谈,也吸引了大批的听众到场。

对一位作家来说,也许第一次开始写作的年纪,就是写作未知事物的开始,因此面对现场满满的听众,爱特伍先从写作的年纪谈起。

爱特伍说,她七岁写下人生第一篇小说,内容与蚂蚁有关。「这让我学会了许多叙事的技巧,因为蚂蚁生命循环的前四分之三中什幺事也没发生。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以这种方式写小说了。」

洁米欣则特地提起人生中第一次书写女性的年纪:「直到 17 岁时我才决定要写一本女性为主角的小说。我以前根本不知道怎幺书写女性,因为我读的所有书都只以男性当主角,尤其是白人男性……再过了几年,我才开始试着书写黑人女性。这就是我未知的事物,因为我以前读都没读过。」她说。

而这番话,开启了新的话题,让爱特伍谈起了 1950 年代奇科幻文学中缺乏女性角色的现象。

「在托尔金(J.R.R. Tolkien)的作品中,几乎完全没有女性存在,只有两个吧,如果把蜘蛛算进去那就是三个,我就有算进去。」爱特伍指得是母蜘蛛尸罗,而这番话也引起了观众的笑声。

洁米欣也附和,「一开始人们就推荐我读那些经典的黄金时代(Golden Age)小说,这就是为什幺我写了那幺多白人男性的原因。很明显地,那些科幻小说中的所有严肃主题,并未将所有人都纳入值得认真关注与看待的那一群,因此我决定照自己的意思写。」

根据评论,洁米欣的《继承三部曲》能够获得高度讚誉的一部分原因在于,她在这部小说中试图标举出种族主义与性别歧视的文学现状,并创造出多元文化的複杂世界观,推翻了传统由白人男性主掌的奇幻小说世界。

那幺,自从开始决定由自己的想像来主掌写作之后,两位作家又各自怎幺做呢?洁米欣表示,自己非常喜欢这种能够创造出个人世界观的自由,但爱特伍则说,就本质上来看,她几乎从不编造新事物。

「写《使女的故事》(The Handmaid’s Tale),我的规则就是不将某时某地人们还未经历过的事物写进去。」而这条规则,她也使用在《末世男女》(Oryx and Crake)中。这或许来自于家庭为她建立起来的习惯;她告诉现场听众,她的生物学家家庭不会同意她写出任何推翻既有科学观或上在发展阶段的事物。

对她来说,其实真正的困境在于书写现代。「只要你一写下现在,六个月后,那个现在就已经不再是现在,」她说。

时代是瞬息万变的,那些真实的过去都会面临各自的挑战。她拿牙刷举例:「在其他年代,我们对牙刷所知不多。没有人会写下『我今天用这种方式刷牙』这类日常的程序。」

因此,她说,她时常鼓励年轻作家们好好描写当下,「写下我们 2015 年的日常中会做的事,因为我们的习惯都改变了。」

她再举自己的成长经验为例,指出自己 17 岁的 1956 年,女性主义尚未真正萌芽:「那时都还没有裤袜呢。」

然而她也承认,自己对世界的看法也深受她出生的 1939 年影响,这也就是为什幺她对极权主义政府始终感兴趣的原因。

「假如有人说,某个政权得到权力之后,说他们要做某件事,那他们可能真的就会去做,我是会相信这种事的那一类人。你可能会觉得那些人就是一帮狂人,不过就是说大话罢了。但我从来不犯这种错误。我总是很严肃看待这类事情。」

「这就是历史会透露出来的模式。」她解释道。

爱特伍为100年后的读者写下《草写月》藏于云杉林间,很抱歉你我都与它无缘
等新书熬成文物 爱特伍最新作品 一百年后才读得到
谁说网路称不上文学? 玛格丽特.爱特伍为140字推特文学站台

为什幺女生不能喜欢昆虫、男生不能喜欢公主? 英国发起童书去除性别标籤运动!
阅读行为大发现:性别决定你的阅读品味?!

相关文章